母亲决定生妹妹的时候,他孤身一人从建德逃到金华,一个人挺着大肚子,在一个小房子里,自己一个人生下妹妹。自己剪下挤带。我一直觉得我亏欠自己的母亲和妹妹。母亲是贵州人,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会在我耳边嘲讽到我的母亲是买来的。妹妹在我母亲肚子里的时候,父亲请村干部来到我家劝母亲放弃妹妹的时候。我在一旁莫不作声。我讨厌自己学习成绩不好,怕自己担当不起照顾父母的重担。又怕,生下的是弟弟以后又面临分家产困难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拍照只为学陈冠希 | Powered by LOFTER